×

错误

Error creating image for images/thumbnails/ifa/thumb_ifa_logo.jpg

今天的中西医之争主要是利益之争

今天的中西医之争主要是利益之争

今天的中西医之争主要是利益之争,而不是学理之争,更不是争相全心全意为患者的仁心道义之争。

现实情况是,在整个社会道德水平不高的背景下,相当多的中医大夫或西医医生,并不真正掌握好中医或西医,以至于不愿意,没能力践行中医的《大医精诚》和西医《希波克拉底誓言》。没有掌握好自己所从事的中医或西医的医生,一般也不会真正了解西医或中医。没有掌握好所从事的医学,又不真正了解西医或中医,怎么进行学理比较,怎么比较哪个好,哪个不好。

基于利益的中西医之争,比较充分说了当前医学界的道德水平和医疗水平之低下。

从历史上曾经达到的中医和西医医疗水平看,目前的医疗和医德水平也是相当低下的。这一点,从当前的医患关系可见一斑;从当前的普遍存在的学术腐败可见一斑……

目前,整体而言,中国的中医医生和西医医生的水平不高,不能达到人民群众的对医疗的起码要求。整体医疗水平不高不等于没有好的中医医生和西医医生。只是好的医生凤毛麟角。

当谈论到某个具体病例时,却偷换命题地谈中西医之争,而不谈具体中医医生或西医医生在具体病例的治疗水平。这不是偷换命题就是思路不清。出现这种情形,足以说明这些医生的思想水平之不高了。思想水平不高,医疗水平和道德水平也高不到哪里。

所以,在这种背景下进行中西医之争,不仅意义不大,还忘记了本来的疗效之争。与其进行这种争论,不如比较看谁对某种疾病的治疗效果好。估计,一比较疗效,无论当前的中医医生还是西医医生,都会变得无比谦虚,都会变得不再好意思提及他们的职称和所发表的论文了。谦虚使人进步。进行让人谦虚的比较没有什么不好。

当然,基于学理之争和仁心道义之争的大讨论还是十分必要的。但进行这种争论,应该先把私心和利益放一边。把这些先放一边,进行相当水平的学理之争和仁心道义之争才有可能。

由于不恰当的社会分工,当前的西医,是资本主导下的西医,越来越被资本所垄断,这不仅给最广大患者增加了沉重负担,也影响了西医的健康发展,违背了《希波克拉底誓言》。西医本可以有更好、更健康的发展。

当前的中医,虽然越来越不像中医,但中医源于生活,属于最广大人民群众,有大众医学的性质。广大人民群众可以自学中医,发展中医,主动选择中医生活方式,促进健康,催生属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医。当前的医疗制度和中医培养制度阻碍了中医的健康发展。中医是一种层次很高的学问。中医本身的特点使他可以拒绝了社会分工,这保证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天然参与权。

当今专门从事中医工作的人员无力真正掌握中医,也因此无力将中医窃为己有。这样,中医得以逃过被少数人垄断的厄运。西医没有逃出这一厄运。

目前,医院是主要的医疗机构。医院由政府做主导。好的医疗制度,才可以促进中医和西医的健康发展。政府有义务保证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医疗的全过程,把医院真正办成人民医院。没有广大人民群众参与医院管理,政府管不好医院。

政府应该创造条件,让一切医学爱好者从事相关研究,特别是中医研究。高手在民间。走让少数人研究医学的路是没有希望的,是别有用心的。政府认可的研究人员未必适合从事医学研究。医学研究也需要大浪淘沙的过程。

应该中西医相结合的道路。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