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冰点赞祖国医护

用户评分: 0 / 5

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
 

通过李冰冰的文章,让人知道,国内还是有好医院和好大夫的。

国内有好大夫和好医院是毋庸置疑的。对这样的好医生和好医院,不仅李冰冰会点赞,很多人也都会点赞。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协和医院的医生做了一件大好事。

李冰冰经历了“一个小病引发了一场戏剧性如拍电影般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求医治病的惊险历程,最终得以劫后余生!“后,得出结论:“不用羡慕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就跟人一样谁都有优点和缺点,国外有国外的好处,但国内的就医环境和医护水平真的不是盖的,他们相对更了解国人的体质,能迅速有效,灵活变通的因人而治!”。


劫后余生的作者,得出这样的结论,是感慨,也是感恩之心的表露。相信,绝大部分人,包括大多数患者和医生,对帮助自己于危难之中的人和事,都会有这样的感恩之心并有所感慨。当然,对置自己于与危难的人和事也会有和作者一样或不一样的感受、看法和感慨。

另外,让人欣赏的还有,作者通过这个经历得到了这样的教训和经验:“大病一场对自己也是个教训,绝对是科普了一次,真是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包括看验血报告单,解读各种检查结果。我也用自己的经验提醒大家,平时还是要储备一些基础的医疗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但是,作为一个读者,如果看到这样一个例子,就得出澳洲乃至其他全部国家的医院和医生都不好的结论,就会以偏概全。难道我们引进的国外医疗书籍和所谓先进医疗设备都是骗人的?同样,用一个国内好的医院和医生为例子,得出国内的医院和医生好都是好的,也很可能以偏概全。难道众多患者不好的医疗经历和相关媒体报道是假的?

有正确的判断,做事情才可能会有好的结果。提到这一点,也是因为有人以李冰冰的文章来说明,国外和国内的医院、医生都一样,国外的甚至还比不上国内的医院和医生。国外的医生医院都不行,还对国内的医生医院提要求。言外之意,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是因为国人的孤陋寡闻和不知足;国人也不配或不应该享有比国外好的医疗服务。

比差,比烂,可不是好征兆。比差比烂思维,无助于解决当下紧张的医患关系。如果我们以比差比烂思维看问题,恐怕医患关系会越来越多紧张。

从文章中知道,李冰冰认为那个澳洲医生和医院的不好在于因其医术不精,效率低下,而导致误诊,延误病情。国内是不是就没有这样医生和医院?如果有,且仅仅是这样,恐怕国内医患关系不会那么紧张。

不管怎样,真希望每个国人,都能像作者一样,可以遇到一个好医生和好医院。千万不要出现李冰冰这样的遭遇:“真不是啥大病,也不是啥疑难杂症,就是因生生地拖着得不到及时的用药治疗,(必须说明一下:这是细菌感染必须要使用抗生素,如果是病毒感染那抗生素就不会 起任何效果了,在澳洲医生一直纠结于我是病毒感染,一直不给用抗生素,所以导致病情恶化,)长这么大也没把自己弄这么惨过。”

也真希望每个医生和医院都像“协和”那样,即便做不到那样,也至少不要做成这样:把没病的治成有病,把小病治成大病,把可治之症治成不治之症。

 

 

附原文:

 

澳囧经历,看病也得因地制宜,点赞祖国医护让我满血复活

  人生是不是总是这样充满戏剧性,时不时地跟你开个玩笑,有意无意的考验考验你,检验下你的心志和对生命的理解之类的,而这次我真的被考验到了……

  我的“澳囧” 就是这样开始了,回想这段生病过程,像一部荒诞电影,不可思议,11月29号我到达澳洲准备开始新电影的拍摄,30号工作开始,试妆造型如火如荼,而我的 发烧也悄悄开始了,十几天断断续续就没停过,体温一直处于37.5~41度低烧到高烧的持续波动状态,几乎没有下降到正常体温。现在想起赶回国前的最后一 天真是心惊后怕!

  那是12月14号中午12点,我再次到达澳洲医院的急诊,高烧38.9,当时没有医生,等待2个半小时后医生来了,跟医生沟通病况后,在我的极 力要求下他同意验血,等待验血结果的三个半小时里,体温两度飙升至39度以上。面对血检结果,医生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因诱发持续高烧,只是觉得烧了两周 了这很不正常,怀疑我得非典型性肺炎了,于是又去拍片子,结果也是NO。好在身边的同事头脑是够清醒,当即建议我回国治疗,烧半个月了,命要紧!我思考了 一下,在这里确实拖了半个月了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病,大概不到十分钟我俩自己内心做好了决定:连夜赶回国!就在和剧组详细沟通得到确认可以离组的半个小 时里,当晚的机票已经一张都没有了!同事劝我明天再想办法,可是我有点担心了,太没安全感,每次服用退烧药,降烧只管一到两个小时左右,就会迅速反复,一 天之内已经几次烧到39度多,如果这么折腾下去这一夜等待也许真会要了我的命,我实在没有体力再对抗这发烧的魔鬼,身体实在扛不住了。有句话说得好:天无 绝人之路!正走投无路时,国内朋友帮忙抢到了当晚的2张机票。立刻请医生开诊断证明,确认我的状况和病情可以乘坐飞机的,不存在传染危险。

  就这样怀揣三盒退烧药直奔机场,路上体温再次飙升至39.7,与北京的医生通话,她告诉我“这么高的体温如果降不下来,我是不同意你上飞机的,因为很容易低血压发生休克,这会是很危险的!”我听了之后吓的都哭了,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要回国!我要回北京!我要治病!

  为了能保持一个正常体温可以上飞机,严格按照医嘱交替吃必理痛和布洛芬,换登机牌时体温终于再次下降,我甚至激动地哭出来了,因为这意味着我可 以顺利登机了,但因为体力消耗太大加上腰疾复发,在机场内我甚至全程只能坐轮椅。9个小时的飞行,设置了四五个闹钟,定点吃退烧药,以确保可以顺利到达香 港转机,一夜未睡,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回国治病!只有回国才能得救!在香港转机的时候幸运通过体温检查,登上香港飞北京的航班时,我的心里终于踏实了,还 有四个小时就可以到北京了!到家了,我就快要得到救治了!这一步一步每一步跟闯关一样,像拍电影一样惊险。

  因为扁桃体炎症实在太重了,嗓子口疼痛加剧,退烧药似乎也达不到退烧效果了,在还有40分钟到达北京的时候体温再一次飙到39.6度,身体开始 不停的寒颤发抖,同事吓得赶紧给我喝热水吃退烧药,幸好已经快到北京了!落地前,北京的同事就提前拿好我的就诊卡,一大早就到医院安排好了,落地直奔协 和,一分钟没耽误,到达医院时我似乎都觉得我要好了,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突然有了一点力气,做检查、抽血、跟医生介绍病情,终于身体里集聚的最后的也是唯一 的一点能量全部释放完了,我也终于倒下了。医生当即确诊是化脓性扁桃体炎,然后确定治疗方案并让我立即住院。

  刚输上液,体温再一次飙到40.1度,全身不停的寒颤发抖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连协和医院的医生都说:你这次的炎症太重了,拖的太久了,现在很少能见到这么重的化脓性扁桃体炎,特别是成年人,真的很危险。协和的主任说:这次的大病检 验出你这身体底子真不错!靠自身免疫力能扛这么久,一般的早倒下了。从15号住进北京协和,开始两天每天体温仍然飙到40.1和39.4,第三天才稍降一 点到38.6来,而这样的持续高烧,从在澳洲的时候就开始了,连续烧了14天,烧的人虚弱无力,这几天一口东西不能吃,喝口水都跟咽刀片似的,太疼了!真 是受老罪了。真不是啥大病,也不是啥疑难杂症,就是因生生地拖着得不到及时的用药治疗,(必须说明一下:这是细菌感染必须要使用抗生素,如果是病毒感染那 抗生素就不会起任何效果了,在澳洲医生一直纠结于我是病毒感染,一直不给用抗生素,所以导致病情恶化,)长这么大也没把自己弄这么惨过,人生第一回住院, 幸好最后关头回来了,得救了!

  这次可能真的算是我的一劫!大病一场对自己也是个教训,绝对是科普了一次,真是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包括看验血报告单,解读各种检查结果。我也用自己的经验提醒大家,平时还是要储备一些基础的医疗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协和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快速诊断,用药准确,治疗有效,认真负责,救人于危急,我这一次是深有体会,不用羡慕国外的月亮比国 内圆,就跟人一样谁都有优点和缺点,国外有国外的好处,但国内的就医环境和医护水平真的不是盖的,他们相对更了解国人的体质,能迅速有效,灵活变通的因人 而治!感谢祖国的白衣天使,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惊险记忆……也要感谢剧组给了我充分休息康复的时间。还要感谢所有关心爱护我的网友朋友们, 谢谢大家!我好啦!

  今天终于出院了,整整住了一星期,一个小病引发了一场戏剧性如拍电影般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求医治病的惊险历程,最终得以劫后余生!那就休养休养,待我满血复活,继续开工!

 

海之子网站。

消息订阅

留下邮件 ,订阅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