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阅卷组长大发特发高考横财时,高考哪还有公平可言?

一个阅卷组长大发特发高考横财时,高考哪还有公平可言?

  前一段时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刷屏,我找来作文,拿出字典认认真真看了,很佩服,觉得这文章至少值得给高分,给满分也无不可,再没关注这事情。

  可没想到,昨天被人打脸了。

20200812_100023_042.jpg

  在一个经常聊天的群里,看到有人转发了一篇有关这篇高考作文的文章后,我说了自己的意见。

  我之所以认同这篇高考作文,是在我借助字典查完生僻字后,明白文章说的其实就是这样的意思——

  年轻人需要追求梦想和自由,当自己的追求与家庭、社会的期盼不一致时,我们不应该认为家庭和社会的期盼就是枷锁,去否定他们;应该采取的是“生活在树上”的方式,既有着自己丰满的理想,又能容纳骨感的现实。即作者在文尾点题所写的:始终热爱大地——升上天空。

  虽然主题老套,但作为考场作文,也不能过于苛求。

20200812_100023_043.jpg

  因此,我认为哪怕是删除文章中那些生僻字、典故、以及我这成年人闻所未闻的诸多哲学家的名字,换成通俗易懂的人话,也不失为一篇好文章。

  虽然我很反感这篇文章的背书袋,以及过多的使用生僻字,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能对这些典故人名信手拈来,以及对文章中一开头就唬人的“嚆矢”、“滥觞”和“振翮”等生僻字不但了解,而且能够运用,足能说明这位考生的知识面、词汇量高出普通学生一截。给满分有什么不行呢?

20200812_100023_044.jpg

  可是,我很快就被打脸了。有朋友在群里推出了一本书,以及一篇内容相似的文章。这书的作者居然是浙江高考阅卷语文组的组长陈建新。

  出书不足为奇吧,可马上朋友又发了一篇文章过来,我彻底傻了眼。

20200812_100023_045.jpg

  你看看,是不是觉得这篇2019年的高考满分作文,和《树上的生活》从行文风格到举的事例,很穿越?

20200812_100023_046.jpg

  高考作文满分决定权,在组长陈建新副教授手里。我又回头看了看陈建新给这作文写的评语。是不是和这篇满分高考作文的文风很相同,满满翻译体。

  一个高考阅卷组组长,不要说陈建新副教授存有私心,哪怕生活中他是一个公平的人,也会在给考生分数时,依据是自己的喜好吧?

  更何况这个阅卷组组长出了一本《高考作文实战实训》的书,想不赚钱都难吧。从《高考作文实战实训》这本书里,确实能够发现2019、2018、2017年的满分作文,例举的人名都是这几个,行文的风格很雷同。

20200812_100023_047.jpg

  买了陈建新副教授的书,听了陈建新副教授的课,背了陈建新教授指定的几篇范文,考试时按照陈新教授传授的方法,生搬硬套的仿写一篇相似的作文,就有可能获得高分,还有比这更好走的捷径吗?

  但公平呢?买了陈建新副教授“葫”的考生,照样画一个“瓢”,就有可能“振翮”,而那些没和陈建新副教授做生意的考生,哪怕是自己再多的知识积累,哪怕临场有着不错的发挥,写了很好的作文,也可能因为不入陈建新副教授的法眼而得不到高分。

  在陈建新迷一般的操作下,浙江的高考语文,到底选拔的标准是什么?到底在选拔什么人才?这实在让人看不清也搞不懂。

20200812_100023_048.jpg

  当然,大家能看得清搞得懂的是,因为陈建新副教授是高考阅卷组组长,所以他出的书,他的课件会大卖特卖;他轮流去各高中做演讲的出场费,更会水涨船高。他所赚的钱,更是盆满钵满。

  看到有网友评论,说陈建新副教授不应该讲高考作文,而是应该上中央电视台,参加《致富经》节目,给其他阅卷组组长谈谈致富的经验。不禁哑然失笑。

  只不过,当一个高考的阅卷组组长大发高考横财时,高考哪还有公平公正可言?想不通的是,陈建新副教授这样的操作,他可以不顾道德,难道就真没有法律管管他吗?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