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阶级斗争还是路线斗争? 水里的鱼 · 2020-08-07

文革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阶级斗争还是路线斗争? 水里的鱼 · 2020-08-07

文革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阶级斗争还是路线斗争?

  作者:水里的鱼

  说到文革,民间总是首先认为这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这么认为的根据是文革是毛主席发动的,毛主席是党的主席,而在此之前刘少奇接班为国家主席,权力日盛,对毛主席的权力形成威胁,而党内部形成了一个以刘少奇为核心的官僚权力圈层,所以毛主席动用了自己的政治力量,发动群众,打倒了刘少奇集团,重新夺回了权力。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还举出了很多现实依据,比如刘少奇对毛主席称呼的变化,开某些会议的时候刘少奇没有通知毛主席参加,毛主席与刘少奇个人之间关系的微妙变化等等,以此来证明毛主席退居二线以后,权力旁落,大有被架空之势力。这套说法甚至认为刘少奇架空毛主席是有预谋的,有套路的,比如在此前反右及大跃进时期,刘少奇和邓小平执行毛主席的决策时带私货,趁机打倒了很多人。刮共产风,放卫星,意为破坏毛主席的路线,然后使毛主席被迫退居二线,为自己后来的上位做足铺垫。

  但是我们翻开文革前的历史资料,特别是毛主席晚年的重要文章讲话等不难看出,毛主席始终强调的是路线问题,毛主席始终认为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中国存在非常严重的两条路线斗争,以至于文革时期,毛主席提出了整个社会主义时期以阶级斗争为纲,打倒党内走资当权派,显然定位文革为路线斗争。信奉权力斗争派的人以他们的视角认为毛主席是借用路线斗争和阶级斗争之名来行权力斗争之实,也就是说毛主席使用了一种帝王权术来达到巩固自己权力的目的。

  那么,文革到底是权力斗争还是阶级斗争还是路线斗争呢?

  笔者此前对这个问题也是比较模糊的,很多时候认为这是毛主席的权力斗争,大多数关于毛主席的传记中都以这种观点记叙。但当笔者越来越多的接触到毛主席晚年的文章、著作、谈话讲话稿,特别是对唯物辩证法哲学的学习以后,对这个问题就一点一点开云见山了。

  先说哲学,为什么先说哲学,因为哲学是最基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哲学观,就会产生什么样的世界观,也就会如何的分析和理解事物。哲学中最常见的是两种对立的方法论,一种是形而上学,一种是辩证法。前者就是典型的使用片面归纳或者演绎逻辑方法研究事物的方法论,而后者是全面,多角度多方位综合立体的而且有重点地看待事物的方法论。

  权力斗争观的人基本就是形而上学的观点,他们将文革的原因归结到一个面,即权力斗争这个面,试图用这种片面来通解整个事实。但是用形式逻辑的方法研究下权力斗争观,则可见这部分人的立场、角度、出发点和动机。形式逻辑的命题要成立,首先需要一个大前提,比如:人是动物,女人是人,所以女人是动物,这个推理的命题中,人是动物是大前提,女人是人是小前提,大小前提都成立,推论的命题自然成立,反过来,人们总是根据一个推论来假定大前提的成立,比如说女人是动物,很多人认为有道理,原因是这些人倒推出大前提,即人是动物,该命题为真,而女人又是人,所以女人就是动物。这是一种思维惯性,但这种思维惯性却欺骗了很多人,特别是让很多人不能全面的看待问题,这种逻辑的缺陷是将问题片面化从而掩盖了事物的本质。比如这个命题中,人是动物这个大前提是在人判断女人是动物这个命题前设的一个前置,那么当你接受了女人是动物这个命题的时候,你自然首先肯定了人是动物这个前置,于是你的头脑中有此推理其他,认为不论男女老少都是动物,这个命题假吗?不假,但是道出本质了吗?显然没有。因为动物只是人的这种存在物的一个面,是与其他自然界动物有共同性的一个面,即动物性,但人除了动物性的一个一般的面以外还有社会性的第二个特殊的面,这个面是人类区别动物的本质属性的一面,即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这样人的本质才从大自然动物中被分离出来,形成了与大自然相对立的人类社会。

  反观之前的命题,假设前置人是动物成立的话,那么你就会用人的动物性来衡量一切人类的属性,虽然命题为真,但却掩盖了事物的本质,蒙蔽了你的判断。

  同样的道理,将文革看成是单方面的权力斗争就好比是说女人是动物一样,首先前置了一个命题,即统治者都使用权术进行权力斗争,然后毛主席是统治者,同时毛主席发动文革,所以文革是权力斗争。这样的命题就将毛主席与古代帝王并列了,将两者看成是没有差别的同一类,就好比前一个命题中将人和其他动物并列一样,虽然这个命题是真的,但是这个命题是舍本逐末的,用以掩盖本质,承认了毛主席是一般的统治者,承认了文革是权力斗争就掩盖了文革的本质属性,即毛主席的权力斗争区别于历代帝王权力斗争的属性,掩盖了文革区别于历史上其他权力斗争的特殊性。这便是宣扬权力斗争论者的目的与动机。

  那么文革作为一场斗争,它的本质是什么呢?

  其实历史已经告诉了人民答案,那便是前后两个30年的对比。毛时代,人民当家做主,无产阶级专政,干部与群众三结合,走马列社会主义路线,而特色时代,人民做牛做马,资产阶级专政,干部腐败堕落,走官僚资本主义路线。前后两个30年,一个是产生文革的斗争,一个批判和否定文革,其他条件不变,但社会性质对立,这种事实就已经告诉世人一个很明显的答案了,那就是文革的本质是路线斗争,是阶级斗争而不是权力斗争。

  矛盾论中认为,矛盾是普遍的,各种事物上都有矛盾存在,而现实中的事物往往不止包含一对对立的矛盾,而是多种,同时在多种矛盾中有一种是起支配作用的,决定事物本质属性的,叫做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事物往往是多层次多方面多角度的,并不是单纯的一方面一层次一角度的,事物的性质往往由决定事物本质的那个面决定。

  用辩证法分析文革,文革应该是场中共党内的路线斗争,是社会各个领域的阶级斗争,是人们新的社会主义世界观同旧的封资修世界观的斗争,同时也是党内代表不同路线的权力者之间的权力斗争,多种矛盾斗争中的主要矛盾就是路线斗争。说路线斗争是因为文革是在一党专政的条件下的斗争,是在完成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改造以后的,属于上层建筑的党内斗争,说阶级斗争是因为不同路线代表了不同阶级的利益诉求,是属于经济基础的不同生产关系的斗争,说权力斗争是因为代表不同路线和阶级利益的政治派别,在争夺政治统治权力上所做的斗争,说两种世界观的斗争是因为虽然生产关系改造为公有制,但是很多人,特别是党内当权者的世界观却仍然是旧社会的世界观,与新的制度对立。所以综合来说,文革是多种矛盾斗争的缠绕与综合,而决定文革本质属性的,即主要矛盾应该是路线斗争(为什么不是阶级斗争?因为当时社会的所有制关系已经成为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生产关系,所以阶级斗争不能成为主要矛盾。但作为社会主义整个时期,即资本主义复辟与革命反复发生的时期来看,阶级矛盾才是主要矛盾,所以毛主席所说的阶级斗争为纲是对应整个社会主义时期的而不是专门文革时期的),这个主要矛盾反应在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两个层面,斗争的结果支配着整个国家和社会的性质。文革时期,党内文革派是当权派成为矛盾对立面的主要方面,走资派被打倒成为矛盾对立面的次要方面,于是,整个文革时期,国家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时期,而文革结束以后,党内文革派被打倒成为矛盾的次要方面,走资派重新上台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于是整个特色时期,国家都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官僚资本主义时期。这里说官僚资本主义是因为我国在一党专政条件下的特殊的资本主义,我国特殊的一党专政以及历史悠久的封建专制历史背景的政治条件使得我国虽然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但却无缘西方的民主资本主义。

  用唯物辩证法分析文革,让我们清澈见底,一目了然,拨开层层迷雾,终见历史的本质。虽然文革被走资派否定了40年,虽然文革已经成为历史,但是毛主席为我们揭示的社会主义阶段的主要矛盾,即阶级矛盾仍然广泛存在。在新三座大山的重压之下,中国人民又重新以新的形式开始了阶级斗争,阶级矛盾始终存在,历史虽然在变,但是历史的规律不变,文革的意义不在当时,而在未来,它已经成为了一种推动历史的默默的背后的动力。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