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销音”,TikTok被指“帝国主义鸦片”,道理何在? 寒彻 · 2020-08-12

“虎门销音”,TikTok被指“帝国主义鸦片”,道理何在? 寒彻 · 2020-08-12

  《环球时报》微博以“又疯一个”为题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在彭博社撰文,指TikTok是来自中国的“帝国主义鸦片”。

  他认为TikTok并不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而是中国报复西方的“鸦片”,并彰显了中国的“帝国主义野心”。

  

  环球时报指“这位学术背景‘显赫’的大教授”“展现出了比美国政客更为疯狂和荒诞的观点”。

  关于“帝国主义野心”的指责,《环球时报》一方面指这是美国政客的“选情需要”,另一方面指这是来自西方文明的偏见,《环球时报》最后发出呼吁:“我们一直期盼着东西方的文明能够携手消除这种偏见,寻找到彼此共存的前景和共识”。

  事实上,无论是从“国家安全”角度,还是从“文明的偏见”角度,去论述中国对美国的“帝国主义野心”都是难以站住脚的。

  且不说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老总张一鸣一贯以来的舔美立场,单说字节跳动的股权构成,足以让这家具有中国基因的互联网公司在事实上成为了张一鸣所标榜的全球化公司。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3月,创始人是张一鸣。创立至今经历了天使轮、A轮、B轮、C轮、D轮、E轮、Pre-IPO等多轮融资,

  

  其中多轮融资都是红杉资本、泛大西洋、软银、老虎基金这样的国际资本巨头领投,数次融资的投资人及融资占比都处在未披露的状态。作为目前还未上市的估值最高的互联网企业,外资究竟在字节跳动占有多大的比重,这个很难想象。

  据媒体报道,事实上在7月下旬,红杉资本就已经在劝说张一鸣将TikTok出售掉。红杉资本是一家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最大的PE公司,资产占到纳斯达克市值的1/10,美国很多著名的互联网企业背后都有红杉资本的影子,在中国红杉资本参投的公司有京东、阿里、字节跳动、摩拜、滴滴、爱奇艺、新浪、360、拼多多、快手、华大基因、中通快递、大疆等数十家各个领域的著名企业。

  红杉资本劝说张一鸣出售TikTok,对其而言,一方面是可以止损,另一方面其实不过是左手换右手。而TikTok如今500亿美元的估值,离不开中国庞大市场以及程序员群体对其产品的培育以及算法的迭代改进,给TikTok带来的核心竞争力,以至于全球排名前十的Facebook想进军短视频市场都不是其对手。出售Tik Tok才道义上来讲,损失最大的还是中国人民。

  显然,在这个过程中,说TikTok是来自中国的“帝国主义野心”完全是反咬一口的行为。我们更有理由指出,美国资本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渗透才是帝国主义经济殖民战略的重要部分。

  这几年,中国对外投资一直被当作指责中国是帝国主义的理由。然而,我们对比一个简单的数据,也足以反驳这种指责。根据去年公布的数据,美国企业在中国直接投资1170亿美元,中国企业在美直接投资1090亿美元,体量相近。但是,根据商务部的数据,美资企业2018年在中国销售收入高达7000亿美元,纯利润超500亿美元,中国企业2016年在美国销售额仅256亿美元,至今未超500亿。因为跨国企业占据了产业链条的高端,中资企业的利润就更加微薄。究竟是谁对谁搞帝国主义呢?中资企业在美投资如果排除资产转移的因素,那更像是去美国“学雷锋”了。

  真要是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我们更应该要求红杉资本等外资出让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股份,并从高额的资本增值中缴纳分成。因为他们这个利润是压榨中国市场、剥削中国劳工得来的。

  对于精神“鸦片”一说,《环球时报》的报道显然表示出了嗤之以鼻的态度,报道以嘲讽的口吻写道“某种程度上与咱们国内一些人将网络游戏说成是毒害青年人的鸦片的论调是一样的”。

  这一点上,我倒是高度赞同美国教授的质疑。想问《环球时报》记者一句,难道电子游戏真的不是“鸦片”吗?

  据美国知名的互联网统计调查公司ComScore发布的数据,TikTok 移动端应用的美国独立访客数量在1-3月间增长了 30.1%,达到 2880万。今年3月,美国的平均每名应用独立访客所花的时间为 858 分钟(14 小时 18 分钟)。

  

  若综合应用和网站的独立访客数据,3 月平均每名独立访客所花时间为 476 分钟(将近 8 小时)。

  如果说,美国今年3月的这个数据之所以如此之高,是因为病毒肆虐,导致年轻人只能宅在家里刷TikTok;那么,去年对于中国短视频APP用户的统计显然更有说服力。

  2019年12月,玛丽·米克尔发布了2019年的互联网趋势报告,指出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整体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短视频行业异军突起,成为“行业黑洞”抢夺用户时间。

  从2017年4月,到2019年4月,中国短视频APP日均使用时长从不到1亿小时,增长到了6亿小时,其中抖音、快手、好看视频,占据短视频前三,引领用户数量和时长增长。

  

  短视频用户平均每天花6个小时泡在APP上,据相关统计,到了今年,这个平均时长更是达到8小时以上。这不是精神鸦片又是什么呢?

  在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娱乐、轻松、搞笑的内容占据了主题,再就是什么霸道总裁打脸、表演正能量……要么就是晒豪车豪宅的,要么就是晒各种美食和旅游打卡的,要么就是画着精致妆容、开启深度美颜在视频前卖萌或者表演才艺的,或者还有各种秀恩爱秀优越感的……

  这样的内容与其说是消遣,不如说是打发空虚寂寞的时间,而且还很容易上瘾。这类短视频APP以“AI算法”为基础迎合用户,用户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用户喜欢什么就专门展示什么。将大量时间消耗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打发了时间,空虚之后只能是更加的空虚。称其为精神鸦片并不为过。

  当然,有人会反驳,通过短视频平台可以进行学习,了解很多信息和知识。事实上,短视频平台的视频片段都非常之短,根本容纳不了多少内容,这种“碎片化学习”的说法,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即便是那些传递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的自媒体,为了获得更高的关注,往往标新立异、胡编乱造,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短视频平台带货、培养网红、发广告,的确是互联网经济的一种全新形式,但它也仅仅是资本谋取暴利的一种手段,于社会本身并没有什么积极价值。而在这个过程中,播主和观众都自觉地沦为了资本手中的商品。

  当然,罪不在短视频APP本身,它仅仅是一个工具,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是怎么样积极地、正向地、有价值的使用这个工具。

  显然,这项工作不能交给资本来完成。

  至于特朗普针对Tiktok的行为,显然不是为了“川普销音”,他只是在通过暴力的手段,将“鸦片”产权从东方彻底抢劫到西方。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