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战胜瘟疫靠的是社会主义制度

深海:战胜瘟疫靠的是社会主义制度

目前,控制冠状瘟疫的主要方法是“隔离”,尚无“特效药”,当前的医学治疗是主要是控制症状。

实践反复证明,战胜瘟疫要靠科技,更要靠社会主义制度,靠人文科学,靠人文关怀,靠大众民主,靠生活方式。生活方式不变,就是用科技控制了此次瘟疫,产生瘟疫的原因也不会消除。原因不消除,还会有这个瘟疫那个瘟疫。

从常识,从《物质运动基本形式》可知,自然科学解决的问题是狭窄的。解决瘟疫问题,解决冠状病毒问题,仅仅有医学科学是远远不够的。瘟疫和疾病是医学问题,更是社会问题。我们应该更多依靠社会科学去解决瘟疫问题,解决冠状病毒问题。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方法是确立社会主义制度,实现大同世界理想。

不要说现在没有“特效药”,鲜有“神医”,即便是有所谓“特效药”,有相当多的“神医”,战胜瘟疫,战胜疾病,靠的依然是社会主义制度。科技是“目”,社会主义制度是“纲”。纲举目张。

如果仅仅依靠所谓“特效药”,人们就不会去花费足够精力做消除瘟疫和疾病原因的事情。消除瘟疫和疾病的原因,可以主要靠自己,而寻找“特效药”,主要靠别人,没有主动权。

但,很遗憾,最可以依靠的制度,我们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而是舍本逐末地去寻找“特效药”!“特效药”可以找,但更应该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更应去努力实现大同世界的理想。

战胜瘟疫靠的是社会主义制度。

附:

七律二首·送瘟神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