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朋:中医行医资格、行医能力随想

沈文朋:中医行医资格、行医能力随想

前几年倪海清虽然救治了很多癌症病人,却因为没有行医资格而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的事,引起全社会对民间中医的强烈关注。

其实,古代只有宋朝对医生是政府对医生进行管理的。而结果是宋代的中医几乎没有中医懂得治病,当然,也比咱们现在的中医强多了。大概是因为虽然宋朝虽然管 理中医,还没有认定行医资格吧,而咱们现在不但认定行医资格,还要用西医那套标准和思维来认定中医行医资格,用西医标准和思维来管理整个中医药。有如让耶 稣管和尚,用川菜标准要求粤菜,能有好结果吗?

因为人们的生命健康是天大的事,而普通老百姓一般没有能力来分辨行医人的能力,就给医疗带来很大风险,政府出面认定有行医能力的人后给予他资格,就可以大 大减少就医成本和风险。本来行医资格的认定的意图是好的,若能把握好,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现实情况是,好心未能一定能办好事,好心办坏事的例子太多了。

现在我们对中医行医资格的认定正是好心办坏事。现在我们授予的中医师资格中绝大部分人是没有中医行医能力或绝大部分人只有很差的中医行医能力,他们对中医 没有信心,也没有中医思维,距离合格中医实在太远。另一方面,我们对祖传中医、师承中医(指民间没有中医师资格的师承)、自学成才中医,则不授予中医行医 资格,说他们没有中医学历。其实,正是这些人掌握了真正的中医思维,中医疗效显著,口碑很好。但是,这些人往往处境十分艰难,提着脑袋治病救人。也正是他 们,把真正的中医传承下去。

把行医资格授予没有行医能力的人,这资格就可能成为伤人、杀人的工具和护身符。这对整个国家的医疗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另一方面,把行医资格授予没有行医能力的人,极大败坏中医药的名声,对振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而复兴中华十分不利。可能导致国人没有文化自信。

为什么学院派中医难以有真正的中医思维呢?正如科学家钱学森说的,中医至少超前西医1000年,中医把人看作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是符合系统论理念的,把 人作为活生生的生命看待,西医把人当作互不联系的碎片,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永远也无法认清事物的本质。中医药大学的课程60%以上是西医课程,用西医改 造中医,是削足适履,是劣币驱逐良币。正如国医大师邓铁涛痛心疾首地说的,这样的中医药大学根本培养不出合格中医,只能培养出中医掘墓人。

我们的中医药的许多专家教授不去攻读中医经典,却做对中医药几乎没有意义的小白鼠实验,怎么培养中医思维?满脑子的细菌病毒、内分泌失调、过敏、炎症和化 学指标,看病不分寒热虚实,不懂基本的望闻问切,连中医的基本常识也没有,怎么却称中医专家?想想解放前特别是西医进入中国之前的几千年,什么危急重症不 是靠中医的?怎么现在的许多中医专家碰到感冒而发烧的患者就赶紧往西医推,这也叫中医甚至于中医专家?!

许多患者本来相信国粹中医,但多次碰壁后,只好认为好中医在历史、在传说中了。

灭中医者,中医也!

虽然民间中医没有合法地位,不过,民间中医却根本看不起医院的中医和中医药大学的中医药教授。这样的专家不可悲吗?

如果说一个农民必须上过农业大学至少是农业中专学校,才有资格务农,你觉得荒唐吗?现在的美国就是这样。并且你如果不是会种所有的农作物,你就不能务农, 甚至你在自家花园种点菜或花,就是非常务农或非法种花。这荒唐吗?不荒唐,现在行医资格的认定,就是这样的思维。就像有博文说的,现在的民间中医,就好像 当时农民不是用枪炮也不是军队抗日,是非法抗日,十分可笑。

如果你咳嗽,你妈妈摘了几片枇杷叶给治愈了,如果你又用同样方法治愈朋友的病是非法行医吗?

中医是几千年来,中华民族在同疾病作斗争中积累起来的,一开始是零零碎碎的,刚开始哪有什么职业中医。如果一开始就认定行医资格,医学永远也无法产生。现在医学发达了,也有医学院了,难道就不准老百姓自己与疾病作斗争了?!就不准老百姓探索了?!

行医资格认定的设置,是为了更好保障人们的生命健康,应该是英雄不问出身的,只要有行医能力,不管你是什么来历,都可以授予行医资格;如果没有行医能力,不管是什么博士、教授、专家也不能授予行医资格。这才是设置行医资格的初衷。

现在行医资格的考核内容也跟中医教育一样,以西医内容为主,以西医改造中医,与中医行医能力背道而驰的。

另外,行医资格的认定和授予也有一个严重弊端。因为没有行医资格时,你几乎要对你的行医行为负无限责任,以你的全部信誉甚至是中医世家的信誉担保,你得十 分刻苦学习并且十分谨慎诊治,你靠口碑立足靠口碑吃饭,你的服务对象是大家熟悉的乡里乡亲。你一旦有了行医资格,就有了国家信用担保,有医院为你负责,还 可以要病人或病人亲属在风险提示书上签字而不用承担半点风险,你还有钻研中医的压力和动力吗?还需要那么谨小慎微吗?

行医特别是中医行医,是实践性思辨性十分强的科学,因此行医资格的考核应该以临床治病为主,理论为辅,纸上谈兵的赵括害人害已。更加不能以落后而幼稚的西医为主。

中医已经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借用鲁迅的话说,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如果再回到倪海清案件,就十分不理解,他活人无数,法院最后还是判刑,法院说,你有没有疗效,我们不管,我们只看你是否有行医资格。犯罪的本质特征或者说处罚犯罪是因为其行为有社会危害性,既然倪海清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为什么要判刑?

有不少问我,你们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能授予行医资格吗?我说不能。但是我们可以教会中医药大学难以学到的中医核心思维和核心技术。别人又问,这有用吗?我 说,多少的“中医人”根本不懂中医,有行医资格甚至有博士学位,有用吗?就是让你去行医,你不会觉得是煎熬吗?你的良心能过得去吗?这样行医又跟行骗有何 差别?

拿中医学历甚至中医博士学历,很容易,现在的中医学的学士、硕士、博士不多吗?要学到中医的思维和技术就十分不容易了,不信,大家找找现在有多少中医有真正的中医思维、能用纯中医药方法治病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